首页>理论研究

阶梯式发展是普遍现象

2018-11-28来源:人民政协报
A- A+

“阶梯式发展”是全国政协原秘书长朱训同志,在其所著《找矿哲学概论》一书中提出的。“阶梯式发展”这一提法,形象地表达了事物发展的实质,即发展不是简单的量的增减,不是重复,而是渐进过程的“中断”,是量变基础上质的“飞跃”,是新事物的产生和旧事物的消亡,是不断向新的阶梯的攀登。

每一事物在其发展的过程中,在总的量变的基础上,总是通过一个又一个的部分质变,登上一个又一个阶梯,进入一个又一个新的阶段,最后实现根本质变,登上更大的阶梯,又开始新的量变,开始新的过程。这种阶段的转变、过程的推移,呈现的形式就是大大小小的阶梯式上升。人的一生从婴幼儿、青年、壮年到老年,国民教育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技术社会形态从渔猎社会、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经济社会形态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中国革命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分“三步走”,等等,都是阶梯式发展的具体体现。正如马克思所说:“一切发展,不管其内容如何,都可以看做一系列不同的发展阶段。”

阶梯之间有质的区别,不能混淆。毛泽东形象地说,一切事物总是有“边”的。事物的发展是一个阶段接着一个阶段地进行的。每一个阶段也是有“边”的。有“边”就不能随便超越。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就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不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仗要一仗一仗地打,困难要一个一个地去克服。一切实践活动都要有步骤、分阶段地进行,不要超越阶段,不要勉强去做那些在现阶段经过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在每一个阶梯上,都要注意量的积累,注意积小胜为大胜,防止急于求成、急躁冒进。这是阶梯式发展论要求于我们的一个重要的方法论原则。

阶梯之间相互联系,不能割断。前一阶梯是后一阶梯的必要准备,后一阶梯是前一阶梯的必然结果。想问题、办事情,既要立足当前,又要放眼长远,在实现今天任务的同时,为实现明天的任务准备必要条件,而不要使实现明天的任务丧失必要条件。讲发展,不但要安排好当前的发展,还要为子孙后代着想,决不能吃祖宗饭、断子孙路、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子,决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以眼前发展损害长远利益。这就要加强预见性。“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有了科学预见,才能未雨绸缪、趋利避害,才能关照好阶梯之间的衔接,实现事业的可持续发展。这是阶梯式发展论要求于我们的又一个方法论原则。

阶梯之间的转化,要求我们审时度势,与时俱进。这也是阶梯发展论要求于我们的重要的方法论原则。事物所包含的根本矛盾发生了变化,事物便上了一个大的阶梯;即使根本矛盾没有发生变化,而被根本矛盾所规定或影响的其他矛盾发生了重大变化,如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或根本矛盾本身采取了激化的形式,事物也会发生某种程度的阶梯式变化。过程变化了,或者阶段变化了,人们的认识必须随之变化,及时提出新的任务、方针、政策、办法等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一个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对党和国家工作提出了许多新要求。我们要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

习近平提出:要“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其中包括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也包括话语体系。毛泽东用“实事求是”表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精神实质,用“一分为二”表达辩证法的实质,用“波浪式发展”表达否定之否定规律,等等,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大众化上发挥了很好的作用。1992年春天,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提出经济发展的“台阶论”。他说,我们的经济发展,总要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就是说,在某一个阶段,抓住时机,加速搞几年,发现问题及时加以治理,尔后继续前进。这是能够办到的。从国际经验看,一些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都曾经有过高速发展时期,或若干高速发展阶段。现在,我们国内条件具备,国际环境有利,再加上发挥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在今后的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出现若干个发展速度比较快、效益比较好的阶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够办到的。邓小平在这里所说的“台阶”论,同“阶梯论”的意思一样,都是讲的发展的“阶段论”,都是讲在发展的过程中,要重视总的量变过程中的部分质变,要重视积小胜为大胜的战略思想。我们应当重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表达,更好地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大众化。

(作者杨春贵系原中央党校副校长)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京ICP备08100501号

网站主办:全国政协办公厅

技术支持:央视网

网站地图